鼓励小型森林企业参与森林认证

目前越来越多的小规模森林经营者正从事认证活动以响应日益增长的木材认证需求。然而,参与森林认证的小佃农是否最终能够获得更好的木材市场与财政激励?By Ahmad Maryudi,卡渣玛达大学

There is a growing trend towards small-scale forest operators engaging in certification initiatives in response to growing demands for certified timber. However, are certified smallholders able to gain better access to timber markets and better financial incentives as a result? By Ahmad Maryudi, UnivesitasGradjahMada

 

过去的二十年已经见证了认证计划在全球的发展趋势,即详细指出管理森林与木材生产的方法。

一般来说,认证是指评估森林经营活动的过程,评估的一系列标准经过独立审计的预先商定。

森林和木材认证的范围各不相同,包括大范围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以及规划是否更注重合法性等方面。

为了鼓励森林管理者更好地实行经营活动,认证机构向他们承诺了市场激励,即林木认证产品可以获取更多的发展渠道,其溢价也会有所上升。

森林认证一直持续得到广泛的支持,全球通过认证的森林面积不断增加,通过森林管理委员会(FSC)和森林认证体系认可计划(PEFC)这两大认证方案的森林面积已经达到约4亿5000万公顷(占全球森林总面积的十分之一)。

这个数字相比1996年的600万公顷已急剧上升。除此之外,产销监管链认证(COC)的数量稳步增长,在2015年五月达到39,609。

 

小型及非工业森林经营者

特别是森林管理委员会(FSC)所提供的认证方案,最初并不是为小型或非工业经营模式设计的。事实上,在许多国家中(主要是欧洲和北美地区)的小型经营者对于认证过程持很大的怀疑态度甚至反对。

这主要是因为存在着潜在的负面经济影响。此外,小佃农认为认证与他们多种多样的目标和利益不兼容,不像大规模的森林经营具有统一性。

尽管如此,现在越来越多的小型森林经营者为迎合认证/合法材料的要求,正参与具有可持续性以及合法性的森林生产活动。正如2015年森林管理委员会(FSC)的报道指出,小规模森林参与认证的数量已经占所有森林管理认证数量的22%。

印度尼西亚已经努力地鼓励小佃农参与认证活动。在某种程度上,专门为小规模经营者所设计的精简认证标准和程序能够有效地推动他们参与认证。

例如现在森林管理委员会(FSC)为小规模低强度经营的森林(SLIMF)提供了方案。这种趋势表明,森林认证提供了开启木材市场的机会,既拓宽了林木认证产品的市场渠道,也提升了产品的溢价,从而让小规模经营者增加了信心。

据报道,林木认证产品的需求在生态敏感的市场上正在上升。关于木材合法性认证的公共采购政策也已经让人们对以市场为基础的政策手段产生更大的兴趣。

 

捕捉市场机遇

尽管人们愿意为合法的/可持续性的木材支付更高价格的意向不是很明确,但是至少有强烈的信号表明消费者偏爱此类产品。此外,据说在生产木材的国家中,以出口为导向的加工行业表示他们将寻找林木认证产品/合法的木材。

而有些人会对此有所争议,他们认为加工行业之所以非常重视森林认证是为了保持林产品的市场份额,便于更好地售卖产品。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小规模森林经营者实施可持续的、合法的森林生产的趋势会不断上升。

然而,小型的木材加工行业更倾向于通过中间商购买原木,因为这种方式更加简便,没有购买和运输木材的复杂程序,其中包含了非正式支付行为,通常占原木价格的15%至20%。

这也应证了如下观点:栽培小规模树木的人所生产的木材更适合国内市场,同时小型的木材加工行业也将接受低档的木材。

这是参与森林认证的管理人员主要关心的问题,尤其是针对那些正在努力捕捉市场机会的小佃农。有些人已经通过参与森林认证确定了短期的经济利益,但其他一些希望挖掘潜在市场的小佃农表明了他们需要面临的困难。

在印度尼西亚有人指出,研究森林认证对小佃农经营森林的影响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树木的种植以及后续木材产品的出售将有助于提升农村家庭10%至15%的收入。

 

小佃农培植树木

在印尼,小佃农培养的树木被认定为是农民的私有森林,其土地面积最小为0.25公顷,其中呈郁闭状态的林木和其他类型的植物占该区域面积的50%,在第一年同一个地区,每公顷土地上最少种植500颗树。

印度尼西亚各地的农村居民将种植树木作为他们迁移农业、家庭园艺、农场式农业和牧场放牧等工作的一部分。在大多数情况下,该国小佃农种植的树木比起工业性林业更加多样化,其品种搭配、年龄阶层以及营林操作方式各不相同。

种植系统的变化取决于农民的偏好、社会经济环境和生物物理农场的特征(例如土壤的类型、坡度以及农田大小)。很多时候混合不同类型的树木以及农作物是最为普遍的工作安排,因为这样可以生产出季节性作物以迎合人们的日常需求。即使在不适合农业活动的地方或地形极端的地区,种植的树木也更多了。

近年来,枝繁叶茂的树木以及肥沃的土地已经非常普遍,因为农民有更多的机会通过非农业活动获得收入,减少了对农业的依赖。

最初培植树木既能够改善环境,也可以满足业主对薪材和建筑材的需要。近期加工行业对木材日益增长的需求兴许会进一步促进树木生长。

据估计,在小佃农的树木种植园里,木材的固定储量已经达到1亿2500万立方米,其中有15%的树木将被砍伐。

加工业一直在追寻着小佃农种植的木材,减少使用国家森林供应的木材量。例如在印度尼西亚的哲帕拉地区,以出口导向的家具行业所使用的木材50%来源于小佃农的种植园。

农民通常把他们的种植园当作一种投资和保险,而他们的日常生计却依靠农作物和非农业收入。通常只有当农民在困难时期,尤其是没有其他流动资产时,才会进行间歇砍伐。

然而,近几年采伐工作变得越来越频繁。农村生活的许多方面正在迅速变化,农民在手机、电视、洗衣机和摩托车等电子产品上花费的钱相比过去更多,在很多情况下农民砍伐树木就是为了满足这种生活方式。所以砍伐树木变得越来越普遍,随之森林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小佃农的木材供应量问题都会受到更多的关注。

 

森林认证与木材合法性验证

在印度尼西亚既有可持续林业倡议认证,也有木材合法性验证。可持续认证由以下两个机构操办:1)森林管理委员会(FSC)和印尼生态标签研究所(LEI)。而木材的合法性验证【称为印尼木材认证系统(SVLK)】由印度尼西亚环境与林业部管理。

我们从日惹的两个特殊区域Gunungkidul 和KulonProgo(位于印度尼西亚爪哇中心的南部)选择了三家由小佃农经营的企业,他们分别代表了三个不同的认证方案,包括森林管理委员会(FSC)、印尼生态标签研究所(LEI)和印尼木材认证系统(SVLK)。

这些企业是小农群体的上级群体,通常是村级。我们的关注点在于小佃农在森林认证中是否会利用其林产品证书。小佃农种植的树木在这两个区域内已扩大很多。

尤其是在Gunungkidul地区,小佃农的树木培植通常被视为印度尼西亚重新造林的成功案例,同时,该地区被认为是当地、国家和国际市场上最商业化的木材营销中心。

这三个研究案例在管理操作上有所不同。其中有两个是村级农民群体合作社,另一个是外部贸易公司与村级小农群体合作团体,希望能够参与认证。他们不同的管理方式将反应了各个团体寻找木材买家的能力。

我们没有评估需求。然而我们的目标是为了检验一种假设,即采用不同的认证方案对产品市场准入的影响。研究表明,消费者通常更喜欢林木认证产品,且更倾向于选择通过特殊认证方案的产品。

 

激励农民

鼓励农民参与认证的核心理由是,原先承诺的林木认证产品的溢价超越了当地贸易商出售非认证木材产品的价格。对于森林认证小组而言,只有当经济回报可以抵消成本时,认证工作才有意义。

我们的研究清楚表明,森林认证包括与工作相关的间接和直接成本。一些人认为,与综合林业相比,非工业经营者需要面临更加高昂的成本,包括准备费用、需要支付的费用以及响应管理认证的审计员的费用。

此外,进行间歇采伐的小农群体往往会让木材供应产生不确定性。

我们的案例研究表明,因为森林的规模大小,对于种植树木的小佃农而言,参与认证是一项需要花费很多的业务工作。扩大森林经营的规模,即让更多的农民和更大的森林面积经历认证工作,这也许是一种选择;所有的研究案例都已实施这个战略方案。

进一步扩大这些认证项目的规模可能具有挑战性,因为小型企业必须依赖于外部的协助和便利。我们所有的案例研究都显示了这个问题。

类似的案例研究也发现,小农群体严重依赖外部的捐赠方为他们承担管理和认证费用。分析人士对这种模式的可持续性产生怀疑,因为捐赠方通常只提供短期援助。

由于森林认证所带来的收益有局限性,一些合作组织因缺少经济来源而放弃参与良好的森林认证计划。

全球小规模经营企业被吊销也并不少见。例如在2009,森林管理委员会(FSC)收回了部分早期小型森林的森林认证证书,数量约占47%。相比之下,吊销大规模森林的认证证书绝大部分原因在于他们没有遵守标准。对于小规模的森林而言,参与认证的成本费用是主要问题。

我们的研究案例表明,小农群体是否会坚持参与森林认证取决于他们自身的经济能力,以及是否可以通过认证获得有价值的收益。

 

联系市场

虽然我们没有评估需求方的动态,但研究案例表明,加工行业需要林木认证产品,特别是那些以出口为导向的木材。事实上,其中有一个研究对象未能充分利用木材认证所带来的益处,因为他们缺少市场渠道。这也反应了小佃农普遍面对的问题:他们缺少了解市场信息的能力,同时他们与市场主体之间的关联很薄弱。

相比之下,其他的两个成功案例的表明,创新和敬业精神有助于他们开发潜在市场。

另外两个案例中的群体管理者通过因特网和网络,搜索林木认证产品的潜在买家,了解市场想要哪种木材,以及买家需要木材的时间。

言下之意,随着小佃农越来越普遍使用手机和因特网,这也让他们能够有渠道获取更多的、即时的和有用的市场信息

在厄瓜多尔亚马逊的小佃农就是通过电话和互联网联系到买家。对于住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的小佃农而言,使用手机和因特网能够在联系客户方面产生积极的影响。

促进可持续森林认证与木材合法性验证的举措被视作以市场为基础的政策工具,从而改进森林管理。

认证的核心思想是,当管理者对森林进行明智的、可持续性的管理,他们能够获得奖励。很多人都认为印度尼西亚地区的小佃农培植树木时有一套良好的经营方法,因为那里的树木能够为农民带来极大的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

这也是鼓励小佃农参与森林认证的主要驱动力,让他们能够享受到种植树木后的益处。小佃农通过种树获得的益处越多,给他们用于改善和维持生产基地的资金奖励越多,森林的环境条件以及环境服务也会更好。

越来越多的文献表明,林木认证产品潜在的市场越来越大,尤其是在欧洲地区。许多企业,尤其是通过自己动手的家装零售商,正逐渐步入林木认证产品的市场,因为更多的消费者想要通过可持续性和可靠的来源购买林产品。

本地的一些木材行业正在获取新兴市场的机会,这要是通过国际市场寻找到林木认证产品。而我们的研究主要有以下两种结论。

 

小佃农面临的挑战

首先我们得到的结论是,小佃农想要进入并参与林木认证产品的市场,同时获取承诺的产品溢价会面临挑战,木工行业的相关业务也同样有薄弱之处。

森林认证所需要的费用是显而易见的,同时其收益的不确定性也成为小佃农进入市场的挑战。然而尽管已经引入了精简的认证程序,可以减少认证的成本费用,在印度尼西亚小佃农需要花费的认证成本仍然很高昂。

扩大森林的经营范围,即聚集小佃农拥有的森林资源,也不一定能够取得更好的经济规模,因为小佃农的森林存在着多样性和复杂性,他们的森林规模也会扩大。

其次,我们也认为,即使森林认证能够带来一定的市场机会,但是仅仅采取认证这一种方法也不足以挖掘市场机会。

森林认证企业需要雇佣有足够创业技能的专门管理人员,与潜在买家建立网络和联系,同时积极地了解关于原木规格的信息。他们也需要时刻与木材认证处理器紧密配合。

很多时候种植树木的人以及他们的合作管理员更加熟悉农业活动。所以他们可能无法充分关注木材的市场情况,因为他们大多数的时间多花在了自己的农业工作中。

考虑到以上几点,我们建议帮助小佃农提升他们的能力,尤其是加强管理员、委员会成员以及企业家的职能和营销技巧。小佃农群体可能还需要获得一些支持,帮助他们与潜在买家获得联系。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取得推广林木认证产品的市场渠道。

与更成熟的森林企业合作也可能是一个更可行的选择,特别是一些小佃农及其管理层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参与认证并处理木材市场复杂性的时候。

有一定基础的企业通常对于市场上的营销、谈判、经济、付款和风险能够有更加充分的准备,了解的相关知识也更多。同时,他们也会为小佃农带来技术、营销和管理专家。

然而,合作关系必须基于参与者之间共同利益和共同的价值观之上。其他的政策激励措施可能会更加有效地提升小佃农的比较优势,比起其他人工林的发展以及管理方案,小佃农种植的树木在商业上更具有竞争力。

例如,通过更好的造林实践方法,并研发相关项目,提升小佃农的业务技能,从而让小佃农的企业茁壮成长,其管理水平也将更有竞争力。

 

 

亚洲木工业杂志(FDM China)是中国木工专业人士的首选刊物,本刊为包括工艺技术、家具设计与制造、板材制造、原材料处理以及可持续发展等在内的广受关注的产业话题提供了最新资讯和专业见解。

FDM China在大中华地区单期的纸质和电子发行总量为53,534本。同时,我刊也推出了一套综合性的网络营销方案,旨在满足客户日益提升的业务需求,并且帮助深化您的品牌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