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木材市场报告(X)

木材和木制品的进口有所增长,但不确定的经济前景继续打压了市场的情绪;各国继续表明其消除非法采伐的意图,不同的利益相关方正在认证和决策方面开展合作;在贸易方面,随着美中两国的动荡,各国正在加强贸易关系。国际热带木材组织针对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向我们发表了见解。

 

马来西亚

砂拉越地区推进人工林的开发

砂拉越政府决定与Edge Global Norway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MoU),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也成为了媒体的焦点。

根据《谅解备忘录》的规定, 缔约方将进行生态系统测绘、基线排放研究、碳储存评估和土壤状况分析, 以确定出能够恢复、保存并加强项目地区的最佳方法。

 

印度尼西亚

消除马鲁古群岛和巴布亚岛地区的非法采伐现象

环境和林业部执法部部长Rasio Ridho Sani表示, 该部门坚决致力于消除在印度尼西亚仍然存在的非法伐木活动。

他特别提到,政府正在通过采用高科技监测技术并匹配相应的人力资源,努力消除马鲁古群岛和巴布亚岛的非法伐木活动。

 

总统要求对森林小区提供法律保护

印度尼西亚总统提醒政府,要对林区的土地使用出台明确的政策,这样能够对林地的使用提供合法的保护作用。

总统敦促部长们加快收集、清查并核查森林地区土地使用的数据。他强调,需要一个简单、易于理解的系统来记录和保护林区的土地使用情况。

 

加强可持续森林管理方面的合作

环境和林业部研究与发展局 (BLI KLHK) 以及国际林业研究中心 (CIFOR) 通过签订谅解备忘录已商定了一个新的合作阶段。

该谅解备忘录进一步加强了印度尼西亚国家碳核算系统、无烟可持续生计项目、可持续湿地调节与缓解方案,同时,对于REDD机制(在发展中国家通过减少砍伐森林和减缓森林退化而降低温室气体排放)要补充相关政策,优化它的管理,做好学术调查安排,还要在全球对REDD+("+"的含义是增加碳汇)做比较研究。

 

年轻一代了解绿色采购的好处

FSC 营销和传播经理 Indra Setia Dewi 说,年轻一代,特别是千禧一代,更清楚地意识到他们购买或使用的是什么,因为他们理解购买行为有助于环境的可持续性。

不过,她表示,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以提高人们对可持续性问题的重视,最开始要让他们认识到可持续吵产品标签的价值,对于这方面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推广。

 

木制品具有很大的出口潜力

根据印度尼西亚出口发展大学网络 (UNIED) 对主要出口商品进行的研究,显示了经过加工的可可和木材产品最具有出口潜力。

根据该研究作者的说法,这是因为它们的竞争力强而且可以挖掘出巨大的市场潜力。

木制品被认为是印度尼西亚的主要出口产品之一,这些产品在亚洲市场表现良好。联发组织指出,印度尼西亚在木炭、未经加工的木材和胶合板这类产品上具有很强的竞争地位。

UNIED 表示, 预计2019年印度尼西亚的木材和家具出口将增长,对于日本的出口 (特别是胶合板) 而言是驱动因素之一。同时,预计2019年木材和加工木制品出口将增长 12%,今年的木制家具出口也预计将增长10% 左右。

在相关新闻中,印尼家具与手工业协会(HIMKI)的预测相比UNIED有些不同:印度尼西亚家具与手工业协会秘书长Abdul Sobur说, 基于很多障碍导致2019年家具出口的估计只同比增长5% 至6%,其中的困难之一是该国用于检测下游产品的木材核查和合法性系统 (SVLK)。

Abdul Sobur表示, 这使得出口商很难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竞争力。他声称,海外买家在购买像家具这样的下游产品时,并无要求出示SVLK文件。

他表示,只有出口木制原材料的时候才需要出示检查文件,所以他估计,如果取消 SVLK 对下游产品的要求,家具的出口将上升。

 

由于环保局的原因, 向澳大利亚出口木材产品的数量将增加

根据工业部长Airlangga Hartarto表示,自从印度尼西亚与澳大利亚签署了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 (EPA) 之后,印度尼西亚制造业将有更多的机会增加对澳大利亚的出口。

印度尼西亚贸易部长 Enggartiasto Lukita 和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 Simon Birmingham 在印度尼西亚副总统 Jusuf Kalla 在场的情况下签署了该协议。由于澳大利亚承诺取消进口税,印度尼西亚对澳大利亚的出口可能会增加,其中包括木制家具。

 

缅甸

为消除非法采伐共同努力

3月初,在缅甸举办了由缅甸联邦共和国外交部批准并得到美国司法部自然资源部门支持的专题讨论会,目的是加强政府打击非法行为的力度,包括木材非法采伐和随后的非法产品贸易。

据了解,美国国土安全部、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国际刑警组织和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的代表,以及国内执法机关包括林业部、缅甸警察部队、海关和总检察长部等代表以及非政府组织、民间社会组织和学术界的代表共同参与了这次会议。

缅甸森林认证委员会的一名代表解释了建立和运作缅甸木材合法性保障制度的最新动向。

出席者认为,他们的初步想法是美国政府正在开展讨论是否能建立类似于欧盟木材监管这样的机制以补充《雷斯法案》, 因为《欧洲木材法》和《雷斯法案》的基础不同。

政府继续努力消除非法采伐。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期间, 政府已缉获了 5, 112 吨非法木材 (包括 2,842 吨柚木)。

 

缅甸多股权持有人集团继续开展 VPA 准备工作

尽管英国国际开发部 (DFID) 已暂停为 VPA(原材料进口许可证取得之前到货的罚款) 的谈判提供资金, 缺少了英国的支持后减缓了讨论的势头,但缅甸一多股权持有人集团仍在继续开展活动。

从任何一方来看都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 VPA 谈判能够重新启动。

 

印度

板材类产品价格指数略有下降

印度经济顾问办公室发布的2019年1月印度所有商品官方批发价格指数 (基数: 2011-12 = 100) 从上月的120.1 下降到11.9。

木材和软木产品的制造指数略有下降, 主要原因是胶合板木皮和其他类型的板材价格降低。不过今年 1月,锯木和芯块胶合板的价格逐渐走高。

以每月 WPI 为基础,2019年1月的年通货膨胀率为 2.76, 而2018年12月为3.84。

 

印度家具出口商在美国不再享受GSP

美国曾表示,打算终止印度的(税收)一般特惠制(GSP)。

GSP是最古老的贸易优惠举措之一, 旨在通过让指定出口产品免税进入来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

美国的这一举动将影响印度包括家具在内的一系列产品的出口竞争力。

印度出口组织联合会主席在评论美国这项举措时指出,目前,印度出口商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全系列产品享有关税优惠,得到的关税优惠平均在4% 左右。

 

日本

第三个月主要经济指标下跌

根据内阁办公室的最新消息,今年1月私营企业的机械订单数量较上月下降了 5% 以上。

机械订单的走势是日本公司资本支出的指标, 因此反映了业务前景。

1月份订单的下降已经是连续第三个月下降。

 

经济再次陷入逆转

与此前对日本经济的看法相反,日本的经济现在历经了6年2个月的持续增长,这是二战结束以来最长的一次,虽然2018年呈现出了技术衰退的迹象,现在内阁办公室下调了对日本经济出现负增长的评估。

现在看来,日本的经济扩张可能已经在今年1月的前几个月见顶。发生这一突然变化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经济放缓,这对日本影响很大,导致政府三年多来首次降低了对工业产出的评估。

 

今年工人的工资增幅可能会更小

Rengo公司、日本工会联合会和大多数工会在与雇主的谈判中一直呼吁提高基本工资。

Rengo要求再增加 2% 的工资基数,如果被接受,这将是连续第四年增加,但雇主们并不愿意接受这种提议。

日本商业联合会 (Keidanren) 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政府应避免试图具体说明企业应该提高多少工资。

在过去三年中,企业每年都在提高工资,但这从未达到过推高通胀所必需的水平。

提高工人工资一直是政府推动经济增长战略的关键部分,其核心思想是提高工资将提高消费,推动商品价格走高,但这迄今还不是很成功,而且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之后, 通过提高消费税刺激消费水平的可能性也变小。

 

消费者信心受到三重打击

日本消费者信心继续减弱,内阁办公室公布的指数显示,市场对购买家具等耐久性产品的信心和意愿达到了2016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日本与美国的艰难贸易谈判即将开始,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导致中国从日本进口产品的减少,这都打消了消费者和制造商的积极性,同时,消费税将可能于今年10月提高。

 

木制门的进口

与2018年1月相比,日本今年1月份木门(HS 441820)进口值变化不大,但与2018年12月相比,进口价值增加了10%。

以下四个供应国约占日本木门进口的 90%,包括中国 (60%)、菲律宾 (18%)、印度尼西亚 (7%)和马来西亚 (5%)。

 

木制窗的进口

在2018年11月木制窗进口量激增后,12月份大幅下降,到了2019年 1月份进口价值企稳, 约为上一年的平均水平。

2019年1月,木窗进口同比增长 12%,但与2018年12月的水平相比变化不大。

2019年1月,日本最大的木制窗供货商是中国 (33%)、美国 (19%)瑞典 (17%)和菲律宾 (15%),占日本木窗进口总值80% 以上。

 

拼装木地板的进口

日本2019年1月拼装木地板 (HS441871-79) 的进口量下降 27%,但环比增长25%。

2019年1月,木地板进口的产品种类分别是HS441873 (16%),HS 441875 (64%)和 HS441879 (20%)。与前几个月一样,HS441875 占木地板进口的大部分, 中国、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向日本运输的木地板数量分别占61%、12% 和11%。

 

胶合板的进口

与2018年的情况一样,2019年1月 三个供应国继续占日本胶合板进口的85% 以上, 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在日本胶合板进口中占主导地位,但越南的出口商正在稳步获得市场份额。

日本2019年1月的胶合板进口量同比下降 9%,但与12月份的进口量相比,1月份的进口量急剧上升,主要原因是马来西亚的出货量增加了 34% (68000 立方米)到2019年1月的 91200 立方米)。

中国的1月份出货量同比变化不大,但印度尼西亚的出货量较2018年1月下降了 17%, 与一个月前相比下降了11%。

HS441231 是2019年1月日本进口的主要胶合板类型,占所有胶合板进口的80% 以上。

 

中国

制造业指数进一步走弱

2019年2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 (PMI) 为 49.2%,较上月有所下降。

大型企业的官方 PMI指数为 51. 5%,比上月略有改善,但中小企业的指数低于50, 表明这些企业的发展情况正在恶化。

这是中小型企业PMI 连续第三个月跌破50。50以上的读数表明该部门扩大,而读数在50以下的表明每月的发展规模在缩小。

李克强在中国议会开幕时警告称,中国面临“艰难的斗争”,预计今年经济增速将放缓至 6-6.5%, 低于2018年6.5% 左右的目标。

中国经济的增长受到与美国贸易争端的影响,为了应对经济放缓,政府计划刺激支出、增加外国公司进入其市场的机会并对其减税。

李克强表示,政府将削减约2万亿元的税费和公司成本并降低交通和建筑部门的增值税。

 

呼吁取消木地板消费税

中国木材和木制品分销协会 (CTWPDA) 于2019年2月26日在浙江省南浔举行的研讨会上,浙江省地板协会的代表和南浔区地板协会呼吁取消木地板消费税。

许多领先的地板企业参加了研讨会,他们呼吁取消木地板消费税的理由是,该税种背后的初衷是为了拯救和保护中国的自然森林资源,但现在有一个规定表明全国范围内禁止砍伐天然林。

虽然这一税种在保护中国自然森林资源方面发挥了作用 但地板现在是由进口木材和国内种植园的木材所制成,继续征收木地板消费税则偏离了最初的意图。

目前,木材加工厂在经营过程中是否能盈利令人关切,原因是生产和工作力成本上升、税费高、销售额下降。取消木地板消费税将促进销售量,让企业提高国际竞争力,扩大国际市场份额,增强与外国公司的竞争力。

 

经过修改的中智自贸协定

经过修改的《中智自由贸易协定》 (FTA) 和《服务贸易补充协议》于2019年3月1日生效。

2005年签署了第一个中智自贸协议,旨在促进服务和投资方面的合作,该协议曾经在2016年11月得到了升级。

中国将在未来三年内逐步取消木制品关税,智利将取消纺织品、服装、家电和糖类产品的关税。

总之,这些产品中大约 98% 的产品最终将是免关税的。自中国-东盟签订自贸协议之后,这份与智利的自贸协议是最新的,也是第一个与拉美国家的自贸协议。

根据该协议,将进一步探索双边经贸合作,以提高贸易自由化水平,并在两国之间建立更强有力的战略伙伴关系。

 

锯材橡胶木的消耗量

据估计,中国每年的锯材橡胶木消费量约为600万立方米,其中约80% 是从泰国进口的。进口的锯材橡胶木在运往中国之前,先在泰国进行锯切和干燥处理。

之后在中国进行二次加工,用于生产细木工和家具。一些指接工艺在泰国完成。

分析人士认为,进口的橡胶木有45% 用于家具制造,24% 用于制造木门,26% 用于生产柜子。据说大部分还被用于制造地板。

 

欧洲

2018年欧盟热带木材进口量部分反弹

欧盟热带木材产品进口继2017年下降后,2018年出现反弹。在经历了今年的缓慢开局后,热带木材产品的进口速度在2018年下半年有所加快。

2018年,欧盟进口了 HS 编码第44章所列的热带木材产品 (不包括薪材、木材废料和木屑),进口量比2017年增加了6%,进口总值为22.3亿欧元,比上一年增加了 4.4%。

2018年 欧盟进口的热带锯木、木炭、装饰线条、细木工产品、胶合板和原木有所增加。但热带木皮、地板和其他加工产品进口的减少稍微抵消了以上木材的进口增长值。

 

2018年欧盟热带锯木进口量增加8%

尽管今年开局进口的增速缓慢,但2018年欧盟热带锯木进口量为716400 公吨, 比2017年增加了8%。进口价值也增加了 10%,达到7.2亿欧元。

2018年下半年,大量热带锯木从喀麦隆抵达欧盟,使欧盟的进口总量达到253400公吨,比2017年增加5%。

2018年,欧盟也从大多数其他主要供应国增加了热带锯木的进口量,包括巴西 (增加24% 至 104400 公吨)、马来西亚 (增加3% 至 99400 公吨)、加蓬 (增加14% 至 93200 公吨)、刚果 (增加13% 至 47400 公吨)、加纳 (增加15% 至 15100 公吨)、印度尼西亚 (增加42% 至14500 公吨)、刚果民主共和国 (增加5% 至 13500 公吨) 和缅甸 (增加72% 至 9200 公吨)。

该进口量的收益抵消了来自科特迪瓦 (减少10% 至 29400 公吨) 和苏利南 (减少8% 至 5 900 公吨) 进口的下降。

欧盟从印度尼西亚进口的木材有所增加(该国只允许出口 S4S 木材),部分原因可能是在引入 FLEGT 许可证后,用于记录从印度尼西亚进口的木材 HS 编码发生了变化。

欧盟从印度尼西亚进口的锯木增加,被来自印度尼西亚装饰线条进口的下降所抵消。

2018年,在下半年强劲增长的推动下,比利时热带锯木进口增加了 9%,达到 247, 100 公吨。荷兰的进口也有所增加 (上升了31%, 达到 135500 公吨)。

2018年,欧盟所有进口的热带锯木有约53% 抵达比利时或荷兰, 高于上年的 50%,这突出表明这两个国家的进口商在分销热带硬木方面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扩大了欧盟的木材市场。

然而,在2018年期间, 欧盟热带锯木的直接进口有所恢复,从法国 (增加了 7% 至 79900 公吨)、意大利 (增加了12% 至 72300公吨)、德国 (增加了12% 至 29500公吨) 和丹麦 (增加了7% 至 13 900公吨),挽回了前几年的部分损失。

这些收益抵消了英国(下降了16% 至51800 公吨)、西班牙(下降了 6%, 至 36300 公吨)、葡萄牙(下降了 2%, 至22700公吨)和爱尔兰(下降了15%, 至 8900 公吨)这些国家进口减少的损失。

 

2018年欧盟热带原木进口增加11%

欧盟热带原木进口在2017年大幅下滑后,到2018年挽回了部分损失,但仍处于历史上的极低水平。2018年进口111700 公吨,比上年增长11%。

欧盟进口的热带原木价值也增加了 5%,达到 5570万欧元。对于锯木而言, 欧盟热带原木锯木的进口在经历了今年缓慢的开局形式后, 在2018年下半年进口速度有所加快。

欧盟从主要供货商刚果进口的热带原木增加了7%, 到2018年达到29 600 公吨。欧盟从刚果民主共和国 (增加了 20% 至21100 公吨)、中非共和国 (增加了78% 至 21000 公吨)、利比里亚 (增加了 69% 至 5500 公吨) 和圭亚那(增加了56% 至 1300 公吨) 进口的热带原木数量也大幅提升。

这些收益抵消了从安哥拉进口下降的损失, 在2017年减少到 5 000多公吨达到最低水平, 从喀麦隆 (减少6% 至 17200 公吨)、赤道几内亚 (减少21% 至 5900 公吨) 和苏利南 (减少37% 至 1300 公吨)进口的原木数量都有所降低。

2018年欧盟热带原木进口增长的国家主要集中在法国 (增加了10% 至 39800 公吨) 和比利时 (增加了40% 至 30100 公吨)。2018年上半年,葡萄牙热带原木的进口速度非常缓慢,但下半年有所增加。

2018年,葡萄牙总共进口了19400公吨的热带原木,比上一年增加了2%。意大利的进口也增加了 3%,到2018年达到10400 公吨。

 

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 欧盟热带平台木板的进口加快

2018年,欧盟热带(墙壁、家具、画框等的)装饰线条进口增长了 9%,达到170100 公吨, 今年最后一个季度的其贸易速度有所回升,进口价值增长 13%,达到2.5577亿欧元。

2018年,欧盟从巴西进口的装饰线条增加了 26%,达到 70800 公吨,抵消了从印度尼西亚进口降低所造成的损失(减少了12% 至61200公吨)。正如之前所述, 从印尼进口产品下降的部分原因可能是自引入 FLEGT 许可证以来用于记录从印度尼西亚进口的 HS 编码发生了变化。

2018年, 欧盟从以下几个规模偏小的供货商进口的装饰线条急剧增加, 其中包括马来西亚 (增加了30% 至 11600 公吨)、秘鲁 (增加了66% 至 8900 公吨)、玻利维亚 (增加了94% 至 5200 公吨) 和越南 (增加了11600 至 1300 公吨)。

2018年,法国热带装饰线条的进口增长了 36%,达到 47700公吨,比利时增加了 11%, 达到28800 公吨, 意大利增长了 12%, 达到 7100 公吨, 丹麦增加了 11%, 达到4700公吨。

这些收益被荷兰进口下降7%、至25 400 公吨和英国下降8%、至 10500 公吨所抵消,德国的进口水平与上一年相同 (36300 公吨)。

 

2018年最后几个月, 欧盟热带木皮贸易加快步伐

在经历了今年非常缓慢的开局形式后, 欧盟热带木皮进口的速度在2018年下半年大幅加快, 特别是从最大供货商加蓬的进口。

2018年, 欧盟热带木皮进口总量下降 1.3%,至 140400 公吨。进口价值下降 4%,至17970万欧元。到 2018年底,从加蓬的进口下降了13%,为61100公吨,在前6个月因 Rougier(鲁吉耶) 面临经济困难而导致贸易中断后,从该地区进口的木皮数量下降了30% 以上。

2018年,欧盟从加蓬进口木皮的数量下降,该损失被来自科特迪瓦 (增加了14% 至 30700 公吨)、喀麦隆 (增加了28% 至 19 100 公吨) 和刚果 (增加了15% 至11100公吨) 的进口增加抵消部分。包括加纳在内的几个较小供货商提供的木皮数量有所下降 (加纳减少了10% 至 5000公吨)、赤道几内亚 (减少了2% 至 4400 公吨) 和印度尼西亚 (减少了18% 至 2600 公吨)。

2018年,作为欧盟最大木皮市场的法国,该国进口的热带木皮数量也下降了 6%, 至 48900 公吨,希腊进口的数量下降了 14%,至 10800 公吨, 德国也下降了 13%,至5100公吨。下半年西欧加强了热带木皮的进口,2018年意大利进口的木皮增长了 2.4%, 达到33100公吨,西班牙上升了20%至25200公吨。

 

2018年, 欧盟直接从热带地区进口的胶合板数量下降了5%

欧盟在2018年进口了 327 200 公吨的热带胶合板, 比2017年增加了2%,2018年的进口价值增长 2%,达到2.99亿欧元。

2018年,欧盟从热带国家直接进口胶合板的数量下降了 5%,至192100公吨。虽然从印度尼西亚进口的数量增长了 6%,达到 93400 公吨,但从马来西亚的进口下降了 16%,达到51,800 公吨,从加蓬的进口下降了22%至 13300 公吨,从巴西进口的数量也下降了 17%,至 9300 公吨。

然而,欧盟的几个规模较小的供应商提高了供货量,在2018年期间,欧盟胶合板进口从越南大幅增加了 133%,达到 11900 公吨, 从巴拉圭增加了22%,达到了4900公吨。

欧盟在2018年从中国进口了121900公吨的热带硬木,比去年增长了 15%,在上个季度的进口量大幅度提高。

2018年初从中国的进口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该国环境控制新法规的干扰,它迫使中国工厂中断生产,以升级或更换废物排放处理技术。

欧盟还在2018年从其他非热带国家进口了 13100公吨的热带胶合板硬木, 比2017年增加了3%。这一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从俄罗斯进口增加了 115%,达到5000公吨。

英国在2018年进口了 163 100 吨热带胶合板, 比上一年增加了5%。

英国是欧盟热带硬木胶合板的主要目的地, 在2018年从印度尼西亚进口的胶合板数量也增多。

去年, 荷兰 (增加了6% 至3300公吨) 和丹麦 (增加了7% 至 3500 公吨) 的热带胶合板进口也有所增加。

然而,这些增长的收益被比利时 (减少了6% 至 49000 公吨)、德国 (减少了1% 至 26300 公吨)、法国 (减少了7% 至 19300 公吨) 和意大利 (减少了2% 至 17900 公吨) 热带胶合板进口的下降抵消了部分。

 

印度尼西亚、越南和刚果增加了欧盟热带细木工产品的进口份额

2018年,欧盟热带细木工产品 (不包括地板) 的进口增加了 7%,达到 140800 公吨,进口价值增长 2%,达到2.7亿欧元。

这一类细木工产品包括了一系列木制品,但主要是门、厨房顶部的层压板, 以及源于热带地区的窗户小方材。

从数量上看, 印度尼西亚作为欧盟最大的热带细木工制品的供货商,欧盟从印尼进口该产品的数量在2018年增长了 8%,达到76800 公吨。

欧盟从越南进口的细木工产品也增加了 59%,达到 13800 公吨,从刚果进口的数量从原先的极低水平增加到 2400 公吨。这些收益抵消了从马来西亚进口下降3% 至 39600 公吨的影响。

英国是欧盟进口热带细木工产品最多的国家,该国从印尼进口的产品数量在2018年增加了16%达到61300公吨。

去年, 比利时热带细木工产品的进口增长了 23%,达到 17 700 公吨,法国增长了 28%,达到 12700 公吨。然而,荷兰的进口下降了 9%,至 34300公吨,德国下降了 16%, 至 8600 公吨。

 

欧盟从热带地区进口的地板数量再次下降

2018年,欧盟从热带国家进口的地板进一步下降了16%, 至 25900公吨, 由于欧洲和中国的制造商竞争激烈,还有非木材制造的地板可作为替代品,欧盟进口的地板继续长期下降,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市场更偏好温带地区的木材,热带木材的供应有限加上EUTR (欧盟木材法规)的存在,都让欧盟进口热带木材面临挑战。

2018年,欧盟热带木地板的进口价值下降 13%, 至 5910万欧元。

其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从巴西进口的硬木地板数量下降了32%,降至 5200 公吨,从马来西亚进口的数量也下降了 9%,至8500公吨,从印度尼西亚的进口下降了7%达 6900 公吨,从秘鲁的进口量减少了 36%,降至900公吨。

2018年,欧盟从两个最大的热带木地板市场进口的地板数量大幅下降,从法国进口的地板下降了 36%,至5600公吨,从比利时进口下降了19%,至 3300公吨。

然而, 从丹麦的进口增长了 42%,达到2700公吨,从西班牙进口的地板数量增加了 21%,达到2700公吨,部分抵消了从法国、英国两大木地板市场进口量下降带来的损失。

 

北美洲

美国硬木胶合板的进口数量在2018年有所下降

截至 2018年,美国硬木胶合板进口量在12月下降了 5%,今年的进口总量为266亿立方米,比2017年下降了10%。

2018年12月美国从中国进口硬木胶合板达到最高峰,自11月到12月增加了62%的进口量,但从数字上看,中国硬木胶合板进入美国的数量还是很少,比以往降低了70%。

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和柬埔寨的硬木胶合板在2018年流入美国的涨幅超过 5 0% ,取代了此前中国持有的市场份额。尽管美国的硬木胶合板进口量有所下降, 但2018年年底其进口价值达到19亿美元,比2017年增加了10%。

 

热带锯木硬木的进口数量在2018年也下降

2018年年底,美国热带硬木的进口数量相对保持平稳,其进口总量比上年下降了9%。

2018年,美国的轻木(用于制造模型)、桃花心木、维罗拉蔻木和非洲桃花心木的进口均下降了20% 以上。另一方面, 孪叶苏木的进口在2018年几乎翻了一番, 而绝大多数龙脑香的进口增长了30% 以上。

2018年在以下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从厄瓜多尔进口的硬木胶合板下降了 23%, 从喀麦隆的进口下降了 20%,从巴西的进口下降了5%。相比之下,2018年从马来西亚的进口增长了40%。

从加拿大进口的热带锯木硬木呈下降趋势, 在2018年下降了13%:沙比利(乔木)的进口额下降了 34%;桃花心木、巴西胡桃木和轻木的进口下降了 26%;伊罗科木的进口下降了50%。

2018年12月美国热带硬木的进口同比下降22%,到同年年底从加拿大进口的总额为 1730万美元。

 

12月热带木皮的进口强劲

去年 12月,美国热带木皮进口增长了 39%,结束了连续好几个月的下降走势 所以2018年的进口远远高于2017年。

2018年美国热带木皮进口比上年增长 26%,其中从意大利、中国和印度进口的增幅最大。2018年来自主要非洲国家 (加纳、喀麦隆和科特迪瓦) 的进口均有所下降。

 

2018年地板的进口强劲

虽然2018年12月美国硬木地板的进口量与前一年12月持平,但在2018年结束时进口量增长了 44%,价值 7470万美元。

从中国 (增长 71%)、马来西亚 (增长 79%) 和巴西 (增长 50%)进口的上升,都促成美国木皮进口量的增加。今年从印度尼西亚的进口下降了20%。

在2018年12月美国拼装地板的进口增加了4%,同比提高11%。从中国和印尼进口的数量最多,而从巴西进口的数量剧减,在同年下降了71%。

 

12月装饰线条的进口上升

尽管美国硬木装饰线条的进口在去年12月大幅上升,但自2017年起一直维持下降趋势。2018年装饰线条的进口值为1.77亿美元,比上年下降了4%。

从加拿大的进口下降了20%以上,造成了损失。从马来西亚的进口一直很疲软,但自去年11月到年底有所反弹,其进口用量相比2017年增长了8%。今年年底,从中国进口的装饰线条增长了 6%。

亚洲木工业杂志(FDM China)是中国木工专业人士的首选刊物,本刊为包括工艺技术、家具设计与制造、板材制造、原材料处理以及可持续发展等在内的广受关注的产业话题提供了最新资讯和专业见解。

FDM China在大中华地区单期的纸质和电子发行总量为53,534本。同时,我刊也推出了一套综合性的网络营销方案,旨在满足客户日益提升的业务需求,并且帮助深化您的品牌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