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更经济的方式减少非法砍伐

非法采伐树木是全世界主要的环境和经济问题之一,使用全球林产品模型寻找更有效的方法来消除非法木材生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Zhang Xiaobiao, Xu Bin, Wang Lei, Yang Aijun and Yang Hongqiang,南京林业大学

非法采伐是造成森林毁坏和退化的主要原因之一,减少毁林及森林退化造成的碳排放(REDD)计划也将重点讨论这个问题。

非法采伐破坏了森林生态和森林的环境服务,已成为可持续森林管理的主要障碍。除了影响环境之外,非法采伐也会引发各种社会经济问题。

非法采伐木材贸易扰乱了全球市场,经常与腐败共存,导致森林的可持续发展和高效管理的动力减少。

非法木材贸易是非法采伐的主要目的和诱因。各国政府、政府间组织和非政府组织制定了一系列减少非法木材贸易的政策。

这些政策包括FLEGT(森林管理贸易执行法)、《雷斯法案》和森林认证方案。这些政策旨在通过防止非法采伐木材的出口(或生产)或制止非法木材产品的进口(或消费)来打击非法采伐。

然而,目前对非法木材贸易的实证研究大多集中在消除非法采伐木材生产所造成的经济影响。其他研究侧重于评估非法木材的贸易范围和使用的分布情况。

限制非法采伐实证研究的关键因素在于不同国家非法木材消费量和生产量的统计。对非法采伐木材的准确统计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各国和各组织对非法木材的定义各不相同。

因此,对非法采伐木材的评估根据不同国家和组织的报告而有所不同,大多数的评估工作仅从全球的层面来看或侧重于特定国家。

最新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表明,非法木材的份额占中国木材生产总量的30%。虽然这个数字可能高估了,但是研究发现这个结果可能并不是高估,反而更加接近现实。因此,我们使用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来对中国非法木材情况进行评估。

此外,虽然全国非法木材生产的数据是最全面的,也是最新的,但它们基本上已经过时了。数据源的局限性将影响分析的可靠性。

在全球林业的价值链中,非法木材的消费者和生产者在打击非法采伐方面负有共同责任。有许多政策试图通过控制非法木材的消费或生产来减少非法采伐。

然而,考虑到这两种方式与自由贸易相比,将会减少整个林业所带来的社会福利,这两种方法中哪一种更加经济还有待于讨论。通过评估消除非法木材消费与生产对全球林业增加值的影响情况,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全国非法木材消费量的估算

确定一个国家里非法木材的消费量是非常复杂的,因为它越来越受到密集型贸易的影响。

首先,除了在国内使用非法木材外,通过贸易也是消费非法木材的方式。其次,随着产业内贸易的发展,使用非法木材制造的林产品再用于进口的消费量也应当包括在内。

Dieter以投入产出分析为基础研发了模型,可以被用于评估各个国家密集产业内部贸易的消费分布情况。

Dieter的评估表明,从全球范围来看,非法的木质纤维占总产量(消费量)的13%。

十大生产非法木材的国家分别是巴西,中国,俄罗斯,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巴布亚新几内亚,波兰,尼日利亚,和拉脱维亚,其非法木材的生产量占全球所有非法木材生产量的三分之二。其中,前五个国家的非法木材生产量大约占所有非法木材生产总量的60%。

十大非法木材的消费国分别是中国,巴西,俄罗斯,美国,日本,泰国,印度尼西亚,孟加拉,英国,和印度,其非法木材的消费量占全球所有非法木材消费量的54%。排名前五位国家的非法木材消费量仅占所有非法木材消费总量的40%左右。

同时,Dieter表示每个国家非法木材的人均消费量会变化。举个例子,虽然中国是最大的非法木材消费国,但是比起其他国家,其人均非法木材消费量很低。

 

全球林产品模型

在此次分析中,另一个根本问题在于了解消除非法木材生产和消费的潜在经济影响。全球林产品模型(GFPM)是模拟全球林业未来变化的一种有效工具。

GFPM是空间动态模型,模拟了在180个国家里14种林产品的市场均衡问题。GFPM模型已被广泛地应用于研究环境因素对林业的社会经济影响。

因此,在现阶段的分析中,GFPM作为分析工具已经被用于评估非法木材的生产与消费对林业增加值的未来影响。

我们建立了一个基础情景作为参考。这个场景描述了从2012到2030全球林业的未来发展变化。所有参数均在GFPM模型中以默认值的形式保存。

我们还建立了两种备选场景,即消费和生产——用于分别评估消除非法木材消费以及消除非法木材生产的经济效果。相比基础情景,备选情景消除了2016到2020年间非法木材的生产和消费的线性递减率,所有其他参数都相等。

除了全球林业的增加值之外,在这个环节还提到了消除非法木材消费和生产对消费者支出和生产者收入的影响,从而评估其对全球林业市场规模的影响。

在GFPM模型中,增加值等于所有产品的价值减去木材和或木质纤维的成本;生产者的收入是所有14种林产品以当地价格为标准的生产价值总和,而消费支出是所有产品生产价值的总和加上进口值减去其出口值,价格标准一样。所有的产品价格和价值都以美元为标准,购买力以2012年的情况为标准。

如果取消非法木材的消费,至2030年全球林业的增加值将下降7.31%,而如果取消非法木材的生产,全球林业的增加值将只是略微下降(下降的比例为3.37%)。

因此,从全球范围来看,消除非法木材生产比消除非法木材消费更为经济。基础情景的研究结果表明,在2015年至2030年期间,发展中国家的林业增加值上升速度比发达国家更快。

因此,在2015年至2030年,发展中国家林业增加值的比率将从48.25%增加到54.96%。

发展中国家林业财富的增加有助于减少非法砍伐,因为2012年有81.8%的非法木材是在发展中国家生产的,备选情景也表现出了类似的趋势。

然而,与基础情景相比,同时消除非法木材的消费与生产将减缓这一趋势。到2030年,发达国家消费非法木材的将使林业的增加值减少6.84%,而生产非法木材能使林业的增加值上升1.72%。相反,在发展中国家中,生产非法木材会让林业增加值有所损失,下降至7.7%,消费非法木材使增加值下降到7.54%。

从全球范围来看,两种情景相比基础情景,其消费的支出和生产者的收益都有所上升。消除非法木材生产可以额外地提高消费支出和生产者的收入(情景显示在2030年全球消费支出和生产者收入分别能提高3.55%和7.23%)。

同时,发展中国家生产者的收入比重从2015到2030年持续上升,而消费支出的比重呈倒U形,即2030年的消费支出额与2015年相比几乎保持不变。市场规模的增加将有助于减轻发展中国家的非法采伐。

然而,除了在消费情景下的消费支出外,相比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在这两种备选情景下的消费支出和生产者收入的损失更小,或者得到更多的收益。这一趋势将长期限制非法采伐的减少。

 

经济的影响

投入产出分析的结果表明,排名前十的消费非法木材的国家分别是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印度,日本,越南,美国和波兰。这些国家非法木材的消费量占全球总量的66.86%。

每个国家林业增加值的经济影响表明,在2030年十个最大的消费国将损失1.85%到69.39%不等的经济增加值。

此外,与其他七个发展中国家相比,波兰,美国和中国面临的损失较小(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研究结果还表明,在中国国内最终产品的需求量中,非法木材的消费需求比例占很大一部分,增加值的损失更加明显。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地区,非法木质纤维占的比例有60%以上,在林业中其增加值的损失高达69.39%。

一般来说,在八个发展中国家中除了中国——特别是那些非法木材消费量份额占的比例最高的国家,一旦消除非法木材的消费,这些国家开发林业经济的成本会相对更高。

 

杜绝非法木材生产

相比消除非法木材消费,消除非法木材生产是减少非法采伐的更为经济的手段。

在这个环节中我们分析了生产情景下,主要生产非法木材的国家的经济效应。全球十大主要生产非法木材的国家依次为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和缅甸,其产量占全球非法木材的总生产量的70.2%。

这十个非法木材的生产国都将面临了林业3.98%至59.16%的增加值损失。特别是巴布亚新几内亚、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缅甸和巴西的林业增加值都将损失四分之一以上,其他五个国家损失的增加值在13%以下。

在生产情景下,这十个生产非法木材的国家的林业增加值只是略微降低,相比之下,他们发展林业经济的成本面临更大的挑战。 

与消费情景相比,生产情景下增加值的损失程度根据七个主要生产国(同时也是主要消费国)的情况而有所变化。

在生产情景中,巴西,俄罗斯和印度尼西亚在发展林业经济时都会面临更大的生产成本压力,中国,巴布亚新几内亚,越南和印度在消费情景中所遭受的增加值的损失更大。

 

分析结果

分析同时也表明,如果发达国家消除国内林业非法木材的消费和生产,他们开发林业的成本会相对更低,同时,在生产情境下,他们的林业增加值和市场规模也会进一步扩大。

根据分析中出口值的详细情况表明,美国——最发达和最顶尖的消费国之一——其林业的增加值会上升到5.86%。

消除非法木材生产——作为减少全球非法木材比较经济的方式——将导致林业社会的财富分配不均匀,同时将非法木材运输到发达国家的成本将增加。

然而,大多数非法木材在发展中国家中被砍伐,同时需要经济鼓励措施,包括产生收入的备选方案以减少非法砍伐。因此,我们应当鼓励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财政支持,从而减少非法采伐。

Dieter分析了十大非法木材消费国与生产国中非法木材的份额情况,但是这与 投入产出分析结果不一致。

有一种原因可能在于近期生产数据的应用、木材和林产品的贸易以及每个产品的转换因子。

此外,为了与GFPM模型保持一致,Dieter分类木材产品只涉及一部分,最终产品包括实木家具是被排除外在的。

因此,发达国家中非法木质纤维的消费被低估了,而发展中国家被高估了。

此外,投入产出法是基于两个假设:(1)非法木材纤维是合法的木质纤维的理想替代品;(2)非法木材纤维均匀地分布在用于国内消费和出口的产品中。这样的假设会限制评估结果的准确性。

研究结果还表明,消除非法木材消费比消除非法木材生产带来的负面性更大。

从微观角度来看,有一种可能的原因在于消费者对木制品失去了购买意愿,因为非法木制品给人留下了糟糕的印象,它们对环境有害(非法采伐破坏森林生态系统)。

相反,消费者会有所转变,趋于购买非木质产品,这会给林业部门带来额外的损失。

相比消除非法木材消费,通过消除非法木材的生产以减少非法采伐可能更为经济,因为它只会使全球林业降低3.37%的增加值。

然而,如果取消非法木材的生产,从全球来看发达国家林业的经济增加值和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提升。虽然取消非法木材消费将导致发达国家损失7.31%的增加值,但发达国家的损失将低于发展中国家。

无论是否消除了非法木材的消费以及生产,发展中国家都将遭受林业增加值的损失。这种趋势很明显,尤其是在巴西、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这是排名前十的消费国和生产国的其中五个。所以现在应鼓励发达国家提供必要的财政支持,帮助发展中国家减少木材的非法采伐及其生产量。

 

亚洲木工业杂志(FDM China)是中国木工专业人士的首选刊物,本刊为包括工艺技术、家具设计与制造、板材制造、原材料处理以及可持续发展等在内的广受关注的产业话题提供了最新资讯和专业见解。

FDM China在大中华地区单期的纸质和电子发行总量为53,534本。同时,我刊也推出了一套综合性的网络营销方案,旨在满足客户日益提升的业务需求,并且帮助深化您的品牌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