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民意,推动林业改革创新

随着高新技术的研发,让欧盟更加注重林业生物经济的发展。调查民众对林业改革创新的看法,能够提升行业质量,同时加强社会对正在进行的创新项目的认识。T Stern和C Mair,格拉茨技术大学,L Ranacher,Kompetenzzentrum Holz 有限公司(简称Wood K plus)欧洲领先的木材及相关可再生原料研究机构,S Berghäll,M Forsblom和A Toppinen,赫尔辛基大学,以及K Lähtinen,芬兰瓦萨大学

许多产品逐渐成熟,竞争因素也在发生变化,一场创造性的破坏极有可能诞生于森林行业。现在需要采用新的革新技术,使得传统木材、纸浆和造纸工业焕然一新,将发展目标转向生物经济。

欧盟委员会的蓝图强调了通过激进的创新、结构调整、提高材料与能源的使用效率力求零废品生产,以刺激行业转型的重要性,从而扩大欧盟内外的可持续发展市场。

生物经济时代通过智能化利用生物量,以及全方位改革创新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为森林行业的整体发展提供了许多机会。

此外,假设开发与生物经济相关的产品是通过加强福利的方式补贴实行,那么生物经济的规范问题需要从社会的角度在新产品研发的前期或中期进行讨论,然而,从社会层面上看,林业得到的关注度较少。

更重要的是,了解当前对行业创新的认识是需要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这样才能让整个行业获得社会的认可。与生物经济相冲突的问题包括采用新生物技术、土地利用变化、生物量能源使用或食品燃料争论的伦理问题。还有另一个潜在的矛盾在于木建筑中碳储量和材料效率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

我们对欧洲的革新技术水平还需要更多的关注,以提高材料生命末期的资源利用效益,例如将使用过后的木质废料用于制造人造板或木屑;利用纸浆废料来制造新的生物经济产品,其目标是提高材料的回收和焚化过程的效率。

例如,非危险性建筑和拆除废料的回收率到2020年应至少达到70%,同时,这也为森林木制品加工业与建筑业实现创新目标带来新的挑战。

根据近期的文献回顾,林业的竞争力与越来越多的因素相关,主要包括企业层面上的创新和差异化战略。然而,该报告还指出,跨行业研究与开发(R&D)的合作工作强烈提倡了国家和国际生物经济策略,几乎完全没有从企业层面上对林业进行分析。

为了从创新的角度对原本缺少的森林生物经济文献进行补充,本文旨在调查四个欧盟成员国对森林行业的改革及其创新性有哪些看法。

 

概念背景

Schumpeter认为,创新是一种在市场中开拓新知识、新技术、新产品或新服务的机制,它以创造性破坏的形式,成为竞争力和经济活力的必要驱动力。

他定义了五种创新类型: (1)引入新产品(2)生产的新方法(3)开辟新的市场(4)发现新的投入供应方式(5)改变产业结构 

从企业层面而言,创新可以被理解为个体开发或使用创新的能力,以及产品、服务、加工或业务系统(即管理或营销创新)的改变。

然而,改革创新与创新性这两个词尽管含义不同,但是对于林业的理论和实践创新而言,这两者可以互换。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创新需要森林产业经营模式和产品组合的多样化,这点通过观察以前对林业的分析与实践内容后就已经被排除在外。

最近在瑞典研发的一项先进生物炼制研究表明,生物炼制厂为纸浆和造纸工业的成熟与振兴构建了平台。

然而,他们认为,如果不使用改革创新后的政策,为可再生燃料和绿色化学产品创造市场,示范性工厂的扩建速度会变得非常缓慢。

还有另一个例子,即木制多层建筑(WMC)的流传,特别是在北欧国家,已经被称为新兴森林生物经济行业最有趣的新商机。

在这项研究中,我们使用金字塔型增值分析法,通过认识到产品、生产流程、服务、或商业模式等方面的创新机会,提出了森林生物经济行业的革新方法。

金字塔的底部包括传统纸浆、纸、木制品和以木材为原料的生物能源的增量改进情况。

金字塔的中间组成部分相比底层更加增值,包括先进的生物燃料、生物材料和复合材料,或者从组织创新的角度出发,可以是研发新的营销渠道,服务增值,或者减少环境的影响。

金字塔顶部包括的产品附加值与利润更高,像复杂性很高的系统解决方案(在全新高大的木制建筑中可安装)、精细的化学品或纳米纤维素。其中,纳米纤维素以其高度的通用性,也许能成为森林生物经济行业里最具商机的新材料。

纳米纤维素在轻质纤维基包装及复合材料的应用方面前景最为广阔,其强度性能和部分潜在的附加功能也十分优异,包括对各类工业领域中的液体和悬浮液的流变性能进行改进、其透明薄膜可用作屏障材料、可作为印刷型电子产品和电子显示器的基材、用于医用水凝胶以及气凝胶的过滤和绝缘。

 

森林生物经济行业面临的挑战

森林生物经济行业面临的核心挑战之一在于如何能够成功地使附加值从低向高实现转变,从市场需求方面来看,产品和服务的数量正大幅度变少。

学者们提倡未来生物炼制行业的经济发展趋势应远离强调大规模成本效益的传统流程,使大规格产品变得定制化,提升其创新度,将资源的利用变得更专一,也就是说,改变现阶段主导产业的运营逻辑。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变化过程,我们需要进一步从动态层面详细讲述林业生物经济行业的创新问题。

曾经研究人员开发出技术成熟度曲线模型,主要用于早期鉴别新的收敛技术并预计潜在的社会变化。

该技术通过文献计量学方法的运用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旨在于根据定量分析法对产品的成熟度曲线进行分析,同时,使用其分析结果做出更精准的预测。在所有技术成熟度曲线模型中,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模型以其强大的阐述力而变得流行。

 

使用在线问卷调查法收集数据

为了克服这些挑战,进一步扩大欧洲地区林业情况调查范围,我们需要通过多渠道收集数据。

该调查在线上进行,通过电子邮件(向行业电子邮件列表所包括的不同利益相关者群体,以及学习林业专业的学生发送邮件)、社交媒体和在线论坛进行宣传,让林业的业内与业外人士都能够接触到这项调查。

大多数受访者来自四大森林资源富饶的国家,即奥地利、芬兰、德国和斯洛文尼亚。因此,该调查是通过简便的抽样方式对受访者进行选择,目的是为了尽可能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然而,关于民族群体的意见无法下结论。数据的收集工作在2015年5月至9月进行。

与其他主题相比,本文的调查重点主要集中在森林行业的创新问题。调查问卷由三个模块组成。

第一个模块用于调查受访者对森林企业过去业绩(自2000年开始)的看法,主要涉及了过去森林生物经济已做创新的13个项目(包括木材建筑材料、纸制品、用木材或纸材料制造的复合材料、纳米纤维素、用森林资源制造的生物燃料、森林管理服务的提升、生产流程、可以代替木材的材料、发展知名品牌、开辟或利用新的营销渠道、减少林业对环境的影响、降低加工与制造的过程对环境的影响、以及木材建筑系统)。

设计第二个模块用于衡量未来20年内森林生物经济创新的13个项目对于社会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使用李克特量表(Likert scale,是属评分加总式量表最常用的一种)对调查中的每个项目进行评分( 1分表示强烈反对,3分表示未决定,5分表示极力赞同),另外附加了“我不知道”选项。在模块3中,受访者被问及他们购买森林产品和服务的频率。

在正式收集数据之前,先使用每个国家的母语对问卷调查进行预测试,然后再统一收回后翻译。刚才提到的四个国家于2015年4月进行了预测试(数量为20),以确保问卷中的问题能够被理解,并在此基础上对问卷进行了一些修改。

调查的问题除了广泛询问各种潜在的创新领域之外,模块4还询查了受访者的社会人口特征(例如他们的年龄、性别、教育、居住区、就业状况、经过正规教育后在林业中的参与度、其职业或者森林所有权的情况)。

通过调查森林生物经济可改革创新的13个项目,汇总了218份有效回答,我们能够了解目前和未来森林行业的创新状况。218名受访者来自德国、斯洛文尼亚、奥地利和芬兰,其人数比例分别为37%、32%、23%和8%。女性的占比偏少(占47.6%),年龄在21岁至41岁之间的人群占51%。一半多一点的受访者(53%)生活在城市地区。

综上所述,必须说明一点,样本并不只代表了某一个国家的人群,相反,它更大限度地体现了一些林业参与者或非参与者对行业创新情况的看法,这些人还有一个共同特点是,他们都对行业的绩效感兴趣。

假设部分参与调查的人是出于一些特定的原因,比如他们对这类主题比较熟悉,或者从事于研究机构,但是这可以带动其他受访者对林业及其相关问题产生兴趣,即使他们不曾正式涉入过林业。

因此,我们必须考虑到受访者的回答存在偏差。为了处理样本中最明显的偏差问题,我们在调查和分析的过程中考虑了诸如就业、教育或林业所有权等潜在因素在行业中发挥的作用。由于来自四个国家的受访者人数不一,我们将不会试图分析在国家层面上存在的差异。

 

多方面改革创新的重要性

受访者强烈赞同,自2000年以来森林行业使木材建筑系统、建筑材料和复合材料得到了改建创新。

受访者还认为,自2000年初以来,创新程度最低的是关于组织管理这一方面:包括开发新的营销渠道和知名品牌以及林业服务。另一个创新程度较低的领域是纸制品。

在未来20年中,受访者认为森林行业应该继续为木材建设相关的创新工作做出努力。研发以木材为基材的生物燃料和纸制品获得的支持票数最低。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纳米纤维素,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无法评估其过去和未来的创新情况,表明他们缺乏对这一新型材料的认识。

当我们统计了受访者的回答,并比较了林业过去创新业绩与未来创新性期望值的平均值,很明显受访者对林业未来创新性的期望值更高,但除了生物燃料这一方面(该期望值低至1%)。其他测试显示(除了纸张与复合材料这两点),受访者相比过去,对行业未来的创新程度抱有更大的希望。

把过去的发展变量作为创新性的性能指标,将相同的数据应用于重要绩效分析的网络中,同时,把未来的需求变量作为重要的指标,移除其他附加信息。

然后我们可以发现,建筑材料、木材建筑系统和复合材料都可以在网格的右上象限中找到。因此,这些创新领域可以被视为顶级项目,受访者认为这三大领域非常重要,而且已经做得很成功。

当然有一点很重要,以上13个创新项目都被评级为相对重要,它们之间不存在重大差异。

在所有涉及的创新项目中,将以木材为基材的生物燃料改革创新,其得到的赞成数量最为反常。只有这一项在未来进行创新的成效明显不如过去,相反,观察过去十五年可以发现,与纸张相关的项目被认为其创新程度略低,但是未来似乎会轻微增长。

关于纳米纤维素,其未来创新的重要性和过去的业绩表现值几乎是相等的;然而,如刚才所述,超过30%的受访者无法对该项目进行评级。关于其他顶级创新领域,在受访者看来,未来的创新程度相比过去会小幅度增长的项目是木质复合材料。

根据业绩重要性分析的逻辑进行推断后,在左上象限的创新项目应在未来受到更多关注,因为对这些项目进行创新,将来得到的成效相比它们过去的业绩会相对更高。

当我们研究了受访者的观点之后,可以发现加强品牌的发展、提高林业的服务、减少行业对环境的影响,以及促进工艺创新是未来需要关注的重点。

此外,开辟营销渠道、更好地解决林业对环境的影响,以及研发可替代木材的材料,这些极具革新潜力,已经成为行业创新议程的焦点。

 

技术成熟度曲线的研究结果

在本研究的观察环节中应用了技术成熟度曲线的概念,但是不同创新项目的所处时期是比较模糊的,有潜在的变动性。

所以本文的目的是为了通过数据强调不同创新项目期望值的差异,但是它们在曲线上的位置不一定是精确的。

比如说生物燃料的创新似乎已经超过了过高期望的峰值,达到了泡沫化的底谷期。建筑系统、建筑材料和复合材料已经从稳步爬升的光明期走向了实质生产的高峰期。

以纸张为基础的行业创新情况也可能同样如此,只是变化程度没有前者明显。我们基本上从传统纸浆、纸张和纸板产品的角度对该行业进行分析。

相比之下,纳米纤维素因早期没有在林业创新议程上曝光,受访者也不会对它有充分的了解,难以表达看法,所以将它应用于市场还可能需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因此,在技术成熟度曲线中,纳米纤维素将被放置在最前端,甚至处于科技诞生的促动期之前。

我们使用技术成熟度曲线来解释这些研究结果后,可以认为此次研究中所有的创新项目都处于稳步爬升的光明期,因为项目的重要性评分优于受访者提供的满意度值。

然而,这些项目所处的时期位置仍然与受访者的个人情况有关。有些人从事于林业可能比较赞成革新工艺流程、发展品牌和提升森林服务质量,没有从事林业的受访者可能比较倾向于研发新的思路以减少环境的影响。

考虑到前面一部分人群会接触到商业问题,后面一部分人群主要接触社会层面,所以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这个假设很合理,但是并不意味着从事林业的人更早认识到项目的创新状况,我们不会认为这部分人群相比没有从事林业的人而言对研究更为重要。

总之,观察了受访者对林业创新问题的变化意见之后,企业级的研究与开发工作应得到加强,同时还需要优化更多国家级和区域级的森林生物经济创新系统。

此外,通过更有效地管理资源、产品和制造流程的可持续性,有助于提升林业的接受度,改善其在民众心里的印象。

举一个典型的例子,通过传播关于纳米纤维素的信息,开创相关话题引起公众的讨论,可以提高该产品的接受度,这样能够提升民众对新兴产品的认识。

此外,研究公众对森林行业创新情况的想法观点,不仅仅可以了解行业给民众留下的印象,同时还能够把受访者当作是最终用户,衡量其在与行业共同创新的过程中参与度是多少。

了解了受访者对林业改革创新的变化意见之后,我们不仅呼吁行业研究与开发工作的加强,还希望民众对正在进行的创新项目能有更充分的认识,提高其社会意识,今后能针对该话题做更多的交流。当然,将来的研究过程也需要得到改善,包括方法论,它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所使用的非随机抽样方法仍存在着一些缺陷有待于解决。

 

亚洲木工业杂志(FDM China)是中国木工专业人士的首选刊物,本刊为包括工艺技术、家具设计与制造、板材制造、原材料处理以及可持续发展等在内的广受关注的产业话题提供了最新资讯和专业见解。

FDM China在大中华地区单期的纸质和电子发行总量为53,534本。同时,我刊也推出了一套综合性的网络营销方案,旨在满足客户日益提升的业务需求,并且帮助深化您的品牌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