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木材市场报告VIII

各国已敦促国内加强创新进一步推动木工行业的发展;预计印度家具的需求将增加;日本的机械设备销售量受到了自然灾害的影响;更多关于木材认证的益处和有效性问题也被问及。ITTO为我们带来全球木工行业第一手资讯。

Countries urged their wood industries to drive further growth through innovations; India is expected to see rise in furniture demand; Japan’s machinery sales were affected by natural disasters; and more questions were being asked about the benefits and effectiveness of wood certification, ITTO gives us an update around the world.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工业部长提出,需勇于创新并研发新产品

马来西亚初级工业部长Teresa Kok表示,马来西亚木材行业需要重新考虑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增强其在全球市场的地位,在面对未来强劲的需求时能够占到优势,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预测,到2050年全球木材需求将翻两番。

这是马来西亚木材理事会(MTC)在马来西亚木材会议开幕式上发布的信息。

MTC针对这次主题发布的新闻稿显示,马来西亚木工行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约为1.7%,2017年的出口收入为232亿RM(令吉),截至2018年8月,出口额已达145.7亿RM。木质家具、胶合板、锯木、纤维板和细木工是该行业的主要收入来源。

部长说:“看到马来西亚能够在160多个国家中成为木材和木材产品的主要生产国和出口国,我感到非常自豪。我们的制造商也因生产出高品质的产品而受到很多人的尊重。为了保持我们在全球市场上的地位,我们需要通过采用创新、可持续和具有市场驱动力的解决方案来面对挑战。”

她补充说,马来西亚在1992年的里约热内卢地球峰会上承诺,将国家的森林覆盖率维持在50%以上,这将确保木工行业在长期内保持可持续性。

部长祝贺MTC设立的一系列项目,帮助了以出口为导向的木工行业企业发展海外业务。

今年,MTC的进口援助计划中的激励金额从500万RM增加到700万RM,以使木材制造商能够增加原材料供应。此外,去年12月启动的“购买机械设备经济激励”计划,由MTC推行,通过对企业购买机器的费用和运费提供部分补偿金,来鼓励中小企业采用最新技术制造产品。

为此,MTC已分配了300万元,将在3年内支付。同时,部长说,马来西亚木材制造商必须了解其产品的生命周期,这样才能将他们的盈利能力最大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产品也必须改变,并符合当前的市场趋势。因此,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创造出新的产品稳定地流入市场,并在这一方面进行创新。”她说道。

来自意大利、瑞士、芬兰和马来西亚的9位发言者就如何全面应对木材工业面临的挑战提供了详细的说明。这些报告着重于全球经济前景、全球木材的需求和供应量、认证的需要、引进并应用新技术以及研究成果的商业化这几个方面。

 

胶合层积材与交叉层积材的快速推进技术

马来西亚木材工业委员会(MTIB)将主办关于“复合木材产品在高层建筑中的应用:挑战和机遇”的国际研讨会。

像胶合层积材和交叉层积材(CLT)这类的复合木材产品是迅速发展的技术成果,二氧化碳的含量较少,属于环境友好型材料,可以替代钢和混凝土,用于制造各种低、中和高层建筑。该专题讨论会将详细介绍根据现代建筑规范如何运用这些木材,同时列举欧洲和澳大利亚的项目实例。

 

沙拉越地区的企业面临原木可用性降低的重大难题

随着沙捞越的主要伐木公司在获得经营认证的过程中对生产进行调整,预计将出现新的商业模式。

其中一个调整生产的公司是位于诗巫(Sibu)的Jaya Tiasa控股公司。由于原木供应的急剧下降,这家公司已经缩减了其下游木材加工业务。该公司发言人表示,公司集团下的胶合板厂和木皮厂的利用率已降至40%以下。

分析人士写道:“财政年度截至2011年6月30日,沙捞越胶合板厂的装机量仅占年装机量18万立方米的39%。这导致产量从近83000立方米下降到69000立方米。”

统计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9月间,沙捞越的原木总产量为3,579,000立方米。去年同期为4,212,500立方米。其中大部分的原木来自丘陵森林。

 

印度尼西亚

东亚地区是印度尼西亚的主要木材出口市场

印尼经过加工的木制品出口量继续增长,同时东亚市场也变得更加重要。日本仍然是印尼木制品的主要进口国。中国、韩国和日本是印尼木制品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占所有木制品出口量的70%左右。

印尼木制品出口值(HS代码44)在2017年达到40亿美元,其中运往日本的木制品价值达8.13亿美元,另外运往中国的达7.54亿美元。

 

引入家具与手工业设计技术

印尼工业部长Airlangga Hartarto在新闻中发表声明:发展家具和手工业是国家的优先事项,工业部门正在尽其所能支持改善其商业环境。他指出,2015年家具和手工制品的出口额为17.1亿美元,2016年为16.1亿美元,2017年为16.3亿美元,远远低于这些行业应有的出口潜力。

为了加强家具和手工业的基础,在爪哇地区中部建立了一个关于家具和木材加工业的工艺学校。

此外,部长的报告称,目前工业部门正在努力引进家具工业设计技术,例如计算机辅助设计和计算机辅助制造。

除了协助设计技术的发展,该部门还帮助家具制造商参加国内外展览,并为家具和手工业提供税收优惠。

 

意大利和印度尼西亚签署价值4100万美元的贸易合同

印尼和意大利在10月下旬举行的2018年印尼贸易博览会(TEI 2018)期间达成了价值4,100万美元的贸易合作,从而让印尼的贸易发展得到了提振。

意大利代表团副团长George Lantu说,25名意大利商人、印尼驻罗马大使馆贸易专员与米兰印尼贸易促进中心(ITPC)的合作伙伴参加了该展会。他补充说,其中大多数涉及纸张、家具、手工艺品、纺织品、食品和饮料行业。

 

印度尼西亚对EFTA和CEFTA之间的谈判感到满意

印尼外交部长Retno Marsudi最近会见了挪威外交部长Ine Marie Eriksen Soreide,讨论加强两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合作。会议重点讨论了环境与林业、能源(特别是可再生能源)、海洋资源和渔业这几个方面。

印度尼西亚和挪威开展的“REDD+”(在发展中国家通过减少砍伐森林和减缓森林退化而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含义是增加碳汇)林业合作方案已成为处理森林砍伐和实现低碳环境与可持续经济治理的典范。

Retno在有关新闻中表示,印尼对于和欧洲自由贸易协会(EFTA)以及中欧自由贸易区协定(CEFTA)谈判的进展表示满意。印尼将努力加快得出谈判的最终结果,并相信印尼与EFTA以及CEFTA之间的协议将为他们的贸易和投资合作带来巨大的新机遇。

 

缅甸

国有控制公司缩小木工行业的运营规模

森林产品合资企业(FPJVC)最近举行了年度大会,其缅甸林业部门和缅甸木材企业所占份额只有55%。

该公司报告本财政年度净利润为24亿缅元,而去年利润为38亿缅元。

根据公司主席的说法,FPJVC将调整商业模式,以减少对木材部门的依赖,因为考虑到原木的产量急剧减少。

根据该国国内媒体消息,林业部长Ohn Win表示,由于从天然林产出的木材数量减少,制造商必须投资种植园来确保原材料的供应量。他还表示,将向出口商提供援助,以确保国际市场能够接受缅甸的合法性核查和认证程序。

 

政府对国有企业的紧急援助问题

议员们已敦促政府重新审视现行的法律,按照目前的法律,政府必须救助亏损的国有企业。据报道,缅甸26家国有企业中有17家预计能够在2018-19财年中盈利。

而在这17个能够盈利的国有企业中,有1家是缅甸木材企业,尽管原木的采伐量已大幅度减少,国家规划与财政部说道。

 

国际银行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务

缅甸中央银行宣布,现在允许在缅甸的国际银行的分行向缅甸当地企业发放贷款,并提供其他银行服务,从而为国内当地企业开辟了新的资金来源。

目前,来自中国、日本、新加坡、印度、马来西亚和越南的13家国际银行支行被列为中央银行,还有其他49家银行在缅甸设有代表处。

当地投资者希望以低于国内银行的利率获得贷款,但分析师写道,目前尚不清楚外国银行将如何设定利率,以及外国银行是否能够在不通过当地银行转移融资的情况下直接向当地企业提供贷款。

 

皎漂港项目进展

缅中双方已就孟加拉湾皎漂县港口发展融资结构一事达成一致。

缅甸媒体报道称,中国将出资70%的投资金额。该项目的初期阶段将涉及两个泊位,总投资13亿美元。最初的提议是投资72亿美元。

中国的投资将由中国国有企业集团中信集团(CITIC)牵头的一个财团提供。合同由缅甸的皎漂经济特区的管理层签署。

 

想通过AEC成员身份获益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2019年1月,缅甸、柬埔寨、老挝和越南将正式成为东盟经济共同体(AEC)成员国,但如果缅甸要从成员国资格中充分受益,则将面临重大挑战。

AEC的愿景是在竞争激烈的经济区域建立一个全球一体化的单一市场和生产基地。理论上,这样的经济集团将可以给成员之间带来无限的投资和贸易机会。但实际上,缅甸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因为该国在世界银行的“营商便利指数”中的排名接近底部,排在第171位,所以缅甸成为最不利于开展业务的东盟成员国。

 

印度

房地产开发商力求解除信贷冻结

印度房地产开发商协会联合会(CREDAI)已经与印度政府接洽,要求政府进行干预,以缓解印度房地产行业的信贷冻结,因为这阻碍了许多房地产项目的完成。

CREDAI承认,印度房地产行业是多项改革的受益者,尤其是在《房地产监管和发展法》政策和GST(增值税)方面能获得不少便利。然而,目前该行业因没有完成项目而陷入了螺旋式下降的境地,同时还面临房地产需求逐渐减少的困境。

当开发商面临按时交付项目的巨大压力时,金融机构甚至在批准贷款后都会取消付款。

CREDAI主席Getamber Anand评论道:“印度房地产业对印度经济增长贡献巨大,是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第二高贡献者。因此,印度房地产业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对于印度经济的增长显得尤为重要。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寻求政府立即干预,为开发商提供充足的流动性渠道,以推动印度房地产业的复苏。”

CREDAI发布的新闻稿表示,组织一直对开发商缺乏足够的资金表示关注,因为该问题影响了开发商和购房者,同时也直接或间接影响了依赖印度房地产的250多个行业。

 

增长收入并扩大零售分布的范围以提振印度的家具需求

根据TechSci Research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2019年印度家具市场的预测和机会》显示,印度家具市场的产值预计到2019年将达到320亿美元。

由于可支配收入增加、中产阶级扩大和城市家庭数量的增加,预计印度国内的家具市场将快速增长。此外,预计旅游业和服务行业的发展也将刺激国内对家具的需求。

由于家具制造商在国家的西部和南部地区的分销网络不断扩大,预计这些地区将继续构成国家的主要收入来源。

北方邦、喀拉拉邦、旁遮普、西孟加拉邦和安得拉邦是国家木材供应的主要地区,木材是该国家具行业使用最广泛的原材料。

报告显示,木制家具预计将继续在印度家具市场占据主导地位。预计未来五年,家用家具的市场增长最快,其次是用于办公的和公共机构的家具。

主要的“有组织的”市场参与者,如Godrej Interio、Du.、Wipro、Evok和Nilkamal,由于其多样化的产品范围、不断扩大的分销网络和独家经销店,预计在未来五年内还能有所突破。

市场也呈现出了增长的趋势,其中越来越多的国内制造商正在与国外制造商合作,以提高产品的设计效果和质量。

TechSci Research的研究总监卡兰•切奇写道:“随着就业机会的增长,印度消费者的购买力不断增加,可以预计未来五年它们仍将保持上升趋势,从而促进国内培养更多的设计师,激发标准化家具需求的上涨。”

关于《2019年印度家具市场的预测和机遇》的报告评估了印度家具市场的未来增长潜力,同时提供了市场结构和消费者行为趋势的统计数据和信息。这份报告的内容预测了未来印度家具市场的情况和需求,以及帮助决策者进行合理的投资评估。

 

日本

自然灾害破坏了生产,降低了机械设备的销售量

日本内阁办公室进行了一项调查,统计了机械设备订单的数据,结果表明,9月份订单的下降幅度是有史以来最大的。

原因已归结为一系列自然灾害。9月初,日本西部因有史以来最强力的一次台风而遭受了大范围的洪水灾害,大阪国际机场遭到破坏,不得不关闭。

台风过后不久,北海道发生7级地震,造成大面积停电,9月底日本西部又出现台风。

这些自然灾害扰乱了商业活动,因此机械设备订单数量下降18%也就不足为奇了。

接受政府调查的制造商预计,今年第四季度设备的订单数量将上升,但全球贸易方向的不确定性令分析师担忧。

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在2018年第三季度经季节性调整后下降了0.3%,与此前三个月曾预计增长0.7%的预期结果一致。按年率计算,其GDP同比下降了1.2%。

 

日本将通过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支出以支持经济增长

过去几周,日本媒体发布的新闻都聚焦于政策制定者对第三季度国内经济萎缩的趋势表示疑虑。近期机械设备订单的下降也令政策制定者感到担忧。

面对这些风险,日本首相呼吁增加对公共设施建设的支出,并需要采取一些促进消费的其他措施。

分析师预计明年4月将宣布增加基础设施项目。经济和财政政策委员会(CEFP)认为,支付资金建设的基础设施主要是可以用来控制地震风险和洪水造成的损失。

 

工资增长疲软,降低了消费支出

日本工人经通货膨胀调整后拿到的9月份实际工资有所下降,这是第二次连续下降,该迹象很令人担忧,因为它表明了汽油价格和生活成本的上涨正在剥夺消费者的购买力。

与去年同期相比,8月份工资下降了0.7%之后,而9月份实际工资也降低0.4%

家庭支出是经济的基石,所以对于日本央行而言,任何方面的消费量下降都将是一个问题,日本央行的目标是使年通胀率达到2%。传统的夏季奖金在6月份提高了国民的收入,但此后职工到手的实际工资一直在下降。

 

在消费税上调之前重振住宅的“生态点”

土地、基础设施、交通和旅游部正在考虑重新引入“生态点”补贴方案,以促进节能住宅的建设和翻新。

重新引入这项方案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限制明年10月将消费税上调8-10%时可能出现的房屋开工率下降。

根据该计划,当住宅通过改善绝缘或隔热材料达到节能标准时,业主将获得“生态点”。“生态点”可以兑换环保产品和礼券。2015年引入这项计划时,“生态点”价值30万日元可用于购买新房,并配套了价值高达45万日元的整修工程,以改善新房的隔热和抗震性。

政府也正在考虑扩大现有的住房贷款减税政策,并为中低收入购房者提供现金补贴。

 

家具的进口

根据前几年的趋势,一般情况今年第三季度标志着日本木制家具的进口进入了转折点。

根据本报告目前为止提供的数据,运往日本的木制家具数量在今年头两个季度有所下降,在第二季度中期出现反转趋势,而今年最后一季度则普遍出现上升趋势。然而,尽管木制办公和卧室家具大体上符合这样的趋势,但对于木制厨房家具的进口情况而言并不明显。

 

办公家具的进口(HS 940330)

8月份木制办公家具(HS940330)销往日本排名前三位的是中国,占日本所有木制家具进口量的45%,其次是意大利占11%和美国占10%。在8月份日本其他重要的供应商分别是波兰和葡萄牙。

8月份是美国制造商首次将非常高价值的木制家具运往日本。2018年8月美国发货量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约为7月份发货量的10倍。

与去年同期相比,日本8月份的木制办公家具进口量下降了6%,但相比之下,月环比进口量增加了7%左右。与去年前八个月进口的木制办公家具数量相比,同期进口量下降了14%。

 

厨房家具(HS 940340)的进口

日本木制厨房家具(HS940340)的进口值还是在很窄的范围内波动。回顾过去四年这类家具的出口情况,可以发现其逐月的进口情况不像木制办公和卧室家具那样,这也表明了消费者对不同类型的木制家具的需求是不同的。

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8月份日本木制厨房家具的进口量增长了17%,月环比进口值增长了12%。在8月份向日本出口木制厨房家具排名前三的分别是菲律宾,占所有厨房用木家具(HS 940340)进口总额的47%,其次是越南,占35%,接着是中国占9%。此外,当月越南的货运量同比增长11%,中国出口商对日本的出口量同比增长50%。

 

卧室家具的进口(HS 940350)

日本的木制卧室家具(HS940350)进口值在7月份见底,这与前几年的进口情况差不多。

无论是按年还是按月来看,日本卧室家具的进口值几乎没有变化。

中国和越南向日本出口的木制卧室家具(HS 940350)数量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中国的出口份额占56%,越南占31%。然而在8月份,这两个顶级供应商向日本出口的数量还不如其他供应商。泰国在8月份增加了出货量,立陶宛和波兰这两个国家的出口量第一次跻身前20名。

 

中国

2017年中国的林业情况

2017年中国国内的林业产值略高于7万亿元,比2016年增长9.8%。

在林业中产值超过1万亿元的主导产业是种植业、采伐业、木材加工业、竹制品制造业和林业旅游休闲服务行业。

林业旅游休闲服务业价值首次突破1万亿元。2017年参加林业旅游休闲的人数达到31亿。

有八个省份的产值超过4000亿元,其中广东、山东、广西、福建、浙江、江苏、湖南、江西等省位居全国前列。

2017年全国商品木材产量增长8%,达到8398万立方米,大直径竹材的产量增长8.5%。人造板总产量为2.9486亿立方米,同比下降2%。

人造板的产量方面,胶合板为1.7195亿立方米,纤维板6297万立方米,刨花板2778万立方米,其他人造板3216万立方米。

 

中国家具业的发展趋势

中国家具产业是一个传统的行业,近30年来发展迅速。大型家具企业主要集中在广东、浙江、福建、四川和山东地区。

在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环渤海地区、西部地区和北部地区已经建立了五个重要的家具制造区域,其家具出口额分别占国家家具行业出口总值的50%、15%、10%、10%和5%。

然而,近年来,由于国内经济放缓以及该行业竞争加剧,没有盈利能力的家具企业数量一直在增加。

到2018年上半年,中国家具制造企业的数量已经增加到6217家,但其中15%被评估为没有盈利能力。据估计,整个行业的利润在2017年下降了6%。

木制家具企业(包括实木家具和人造板家具)、金属家具和其他类型家具的产值分别占全国家具总产值的64%、19%和17%。

根据中国家具协会的数据,2018年1月至7月,中国家具制造业的产量增长约1%,达到4.35亿件。其中,木制家具的产量增长2.2%,至1.44亿件,金属家具的产量下降0.5%,至2.19亿件,软体家具的产量增长2.4%,至3,200万件。根据协会的统计,木制家具制造商的利润最高。

全国有28个省主要制造木制家具。2018年上半年,广东、浙江、福建、江西、山东、四川、辽宁、江苏、河南和北京的产量位居前十。

2018年上半年,广东、浙江、福建三大省的产量分别为2700万件、1570万件和1450万件。

江西南康家具产业集群继续保持高增长态势,2018年上半年该产业集群的总产值达到731.4亿元,同比增长16%。

目前,中国家具行业正经历着困难时期,国内的环境保护法和安全法规让企业承受了巨大的整改压力。许多中小型家具企业正在停止经营或完全重新加工模具以满足新的规定。

中国工业绿色发展规划(2016-2020)指出,绿色发展理念将成为整个木工行业的指导思想。

 “绿色”制造业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并且能够让企业在国际市场上保持优势。

综上所述,中国的家具制造业正从产能过剩、资源消耗高、生产模式简单的状态往高生产率、高附加值的良好方向发展。下一步将是继续减少行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推动环保工作、加强生产模式的智能化。

 

中国木制家具的进出口

根据中国海关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中国家具出口额为10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

中国主要出口木制座椅和木制卧室家具,分别占家具出口总额的42%和15%。2018年上半年,木制卧室家具的产值急剧下降了30%。

2018年上半年,中国家具的进口额为5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中国主要进口木制座椅(进口量占24%)、木制卧室家具(进口量占19%)和木制厨房家具(进口量占18%)。2017年,木制座椅的进口额下降了10%,木制厨房家具的进口额下降了1%。

2018年上半年,以天然漆为涂料的木制卧室家具的进出口额大幅上升。中国消费者现在比较喜欢环保型木制家具。

中国政府为保护消费者制定了严格的环保家具标准。《红木制品销售和售后服务管理规范》(SB/T 1 11147-2015)已经在2016年9月1日起生效。

本标准旨在规范红木制品的销售和售后服务。例如,红木产品应附有诸如树种、等级和材料检验标签等信息。

本标准还对红木制品的销售人员和销售场所提出了详细的要求,也规定了产品的具体保修期。

此外,2017年2月1日引入了环境标志产品-家具的技术要求。与之前相比,这项技术要求表明家具制造商还需要对废物进行分类和处理。禁止锯屑和粉尘直接排放。

在涂装过程中,企业还必须采取有效的集气措施,对收集的废气进行标准化处理。

中国已经从热带国家进口红木,然而,越来越多的热带国家禁止或限制原木出口,所以现在中国家具制造商生产的“红木”家具数量急剧下降。

 

欧洲

STTC会议对热带森林认证的作用展开讨论

热带木材市场的上一份报告(2018年10月16-31日)介绍到欧盟永续热带木材联盟(STTC)年度会议于9月26日在巴黎召开。报告强调了会议期间国际热带木材技术协会(ATIBT)与STTC推出的新型热带木材营销项目发挥的积极作用,以及这两者对FSC和PEFC认证发展的紧密联系。

然而,STTC会议上在讨论该项目重要性的同时,也提出了热带国家在取得森林认证时需要面对的挑战以及项目具有的潜在价值,这样能够进一步推广经过FSC和PEFC认证的木材,逐渐将未经过认证的热带木材产品从市场上排除。

正如前一份报告指出,STTC已经设定好了2020年需要达成的目标:“欧洲地区需提高可持续热带木材的销售量,在2013年的水平上提高50%。”但是STTC并没有明确定义木材经过哪些认证程序才能确定它们是具有可持续性的,迄今为止STTC做出的报告对这个概念提出了假设,其指代的是经过FSC和PEFC认证的木材。

STTC通过基础理论支持推广经过FSC和PEFC认证的木材,并且在巴黎会议上将这一系列理论以演讲的方式进行了说明。

Daan Wensing先生,来自STTC荷兰金融机构的一家独立研发公司(IDH),首先在幻灯片上展示了源于非洲中部地区的卫星数据,来以此证明森林认证与森林自由砍伐有着紧密的联系。

接着Wensing先生继续说道,有证据表明,森林认证对于保护热带森林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市场对这方面的重视程度很低甚至还在下降,购买经过认证的木材也没有可观的收益。所以建立了STTC机构,目的是为了扭转这样的发展趋势,他说道。

ATIBT的主席Robert Hunink表示,ATIBT已经正式与STTC联合起来确定了目标,到2020年经过认证的木材的供应量需要达到50%。他认为:“实行认证程序是唯一能够保证森林持续健康生长的方式”。

Hunink先生说,ATIBT的一个关键作用是给想要获得木材认证的企业提供帮助。然而他还指出,想要达到STTC要求的目标还需要采取一些不受STTC和ATIBT控制管理的措施。

Hunink先生强调需要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热带国家执行认证工作后可获取的盈利有多少,建议为主要供应热带木材的国家执行认证工作时提供税收优惠,更希望部分买家愿意花更多的钱购买通过认证的木材。

反过来看,后者严重依赖于欧洲公共机构和其他大型的买家只对经过认证的木材提出需求。

然而,Hunink先生还表示,每获得一项关于森林的特许权都必须选择合适的认证系统,无论是FSC、PAFC还是PEFC。这句话暗示了目前采用的认证体系是有价值的,但还需要对认证和木材采购过程进行创新,可以发现现有的认证程序耗时长且消费高,因此,可以将他的观点总结为“我们需要彻底改变现在的认证方法,增加其包容性。”

来自LBC公司(Le Commerce du Bois)的Jessica Tholon女士表示,法国贸易协会自2014年已经和STTC保持了密切的工作关系,共同制定出合理的采购政策,提高经过认证的木材的销售量。

然而,LCB并没有为所有的会员制定进口认证木材的数量目标,而是与五家企业联合起来希望为公众做出承诺,及时汇报推进认证木材的工作进程。

根据Tholon女士的说法,这五家企业做出的报告显示,2017年所有热带木材贸易中认证木材的交易数量占10%到55%,相比前一年大多数企业的交易量都有所提升,但是认证木材的供应问题难以解决,无法继续增加销量。

 

英国TTF提出疑问:过分依赖木材认证的方式以保持林木的可持续性是否合理?

虽然STTC大会上大多数发言者都热烈支持STTC制定的认证木材采购目标,但英国木材贸易联合会(TTF)的董事David Hopkins提出了一个警告性说明。

Hopkins先生说,虽然TTF支持提倡采购认证木材的概念,但事实上在执行时会发现这个目标过于宏大,耗资高,所以应该重新考虑。

Hopkins先生表示,TTF成员多年来一直执行合理的采购政策,正如最新的年度审计报告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头条统计”数据显示,TTF成员在英国市场上交易的90%的木材都经过了认证。

然而,对这一数据进一步分析后可以发现,TTF交易的认证木材数量占比很高是因为英国进口的大部分木材来欧洲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如果单独只看热带木材的贸易情况,TTF成员交易的木材最多就30%得到认证,并且考虑到测量的不确定性,实际比例可能更低。

据Hopkins先生说,在英国市场的热带地区,进口的热带认证木材总量继续下降,甚至有迹象表明,进口量减少的地区的木材认证比例正在下降。

Hopkins先生问了一个问题:“我们实现的认证数量达到过峰值吗?”他想知道,在目前的市场形势下,仅用STTC现有的方法,依靠木材认证来实现木材的可持续采购是否适当。

相对于其他全球热带木材市场,欧洲的重要性正在下降,同时又需要保持杠杆作用,而随着其他材料的需求上升也为欧洲木材的市场施加了强烈的压力,所以更需要强调将重点放在提高竞争力的问题上。

Hopkins先生表示,“在未来计划中,我们需要重新定义目标,并在仔细评估市场的真实状况、观察和了解实际情况的基础上制定目标,而不是以我们希望实现的愿景为基准。”

 “我们还需要认识到目前其他相关的举措,如欧盟木材法规(FLEGT)。”通过这类举措,FSC和PEFC认证体系可以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但我们应该先弄明白不能只靠木材认证的方式实现林木的可持续,同时需要寻找新的前进方向。”Hopkins总结道。

 

需要对欧洲认证产品的贸易进行精确计量

如果要有效地实现林木的可持续,不仅需要设定出切合实际的认证木材贸易目标,交易的具体数量也必须是可以得到精确计量的。

在巴黎举行的STTC会议上,许多讨论的话题都围绕着以下几点:有哪些方法可以监测欧洲市场上第三方认证机构的份额以及确定哪些热带木材是经过合法性认证的,同时又如何在市场上扩大合法性认证木材。

在会议上经过讨论后也认识到了准确进行监测需要面临挑战。无论是FSC还是PEFC都没有集中地核对过认证材料流的数据。

几年前,FSC曾试图通过要求负责认证工作的运营商使用他们的在线权利主张平台(On-line Claims Platform,简称OCP)来记录所有认证木材的交易情况,但由于业界担心商业机密泄露以及成本问题,FSC的这个想法最终没有落实。

这就意味着,欧盟市场认证木材的交易数据只能通过企业自行上报的贸易情况再整理得出。

然而,想从分散的供应链中收集贸易商的数据需要花费很多,而且如果公司没有义务提供信息的话,他们通常不愿意主动提供。总之,在欧洲收集这些数据变得更具挑战性了,甚至EUTR监管机构还在严格审查公司的采购行为。

对于个别公司提供的信息也无法确定是否准确。信贷系统,以百分比为基础的、或者“混合”标签的广泛使用更是增加了信息的不确定性。

但有一点比较好的是,在STTC会议上FSC、PEFC、欧洲贸易协会、FLEGT IMM和其他大型经销商的代表非常关注这个问题,他们密切合作,整理校对分析研究调查的数据。还有代表指出,协会推动合理的、正规的认证木材采购政策可便于数据的收集。

此外,与会者普遍赞同,不仅需要努力地通过欧洲贸易商收集数据,同时还应该提高收集数据的质量、扩大数据收集的通道,更准确地了解热带国家认证木材的生产量。PEFC和ATIBT在会议上表示愿意为这方面提供便利。

来自全球木材论坛(GTF)的George White 在会议结尾介绍了STTC委托的工作内容:研发并改进STTC监测目标的方法。

GTF正与荷兰咨询公司PROBOS联合开展工作,PROBOS负责监测NTTA政策的执行情况,该政策要求荷兰进口商采购经认证的木材。

White先生解释说,鉴于从欧盟贸易商那里想要获取全面的调查数据会面临重大的挑战,该项目将会大幅度依赖“exposure to certification”的分析法去计算市场份额数据。

基本上,所谓“exposure to certification”测量法是用来计算一个供应国经过认证的森林面积占比,并将这个数字用来计算特定的市场从这个国家进口的认证产品流量。这种方法由FLEGT IMM(一个由EC机构资助的ITTO项目)开创,它也为STTC项目提供咨询服务。

White说:“‘exposure to certification’测量法有其局限性。”“但我们相信,比如说通过采用一定比例的经认证的木材产品,而不是直接占用森林地区,同时开展有针对性的贸易访谈,可以改善这种状况。”

 

热带森林没有跟上推行全球认证的发展趋势

在巴黎举行的STTC会议上没有详细考虑在全球推行认证,尽管这对于欧洲运营商设定的采购目标是否能成功至关重要。

经过数据分析后,与会者倾向于支持来自英国TTF的David Hopkins先生向STTC会议提出的结论,即目前将会出现达到 “认证高峰”的迹象,并且只把认证情况用于衡量可持续采购的标准是不适当的。

事实上,仅依赖认证指标对于环保、让热带地区的产品能够进入公平公正的市场方面是很不利的。

根据各个认证方式计算得出的数据显示,2018年6月全球通过第三方认证(FSC)的森林面积是2.05亿公顷,通过PEFC认证的面积是 3.075亿公顷。

FSC和PECF在2018年1月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有7100万公顷的森林同时通过了两种认证方式。考虑到有重叠问题,在2018年6月计算得出全世界通过认证的森林总面积约为4.37亿公顷。

对认证数据做进一步审查后发展,在截至2010年的十年中,全球认证森林面积平均每年增加约3000万公顷,增长态势达到了高峰期,而之后的五年中,平均每年仅增加约300万公顷。

从以上数据来看,认证森林的面积目前占全球森林面积的11%,仅略高于2012年的10%。

在热带木材供应国,FSC和PEFC认证的进展尤其缓慢。在2011年至2017年期间,热带国家认证森林的总面积只增长了不到1000万公顷,远低于非热带国家增长的1.03亿公顷(如果不对经过双重认证的森林做重复计算)。

2011年至2017年间,几乎只有两个热带木材供应国增加了通过FSC和PEFC认证的森林面积,一个是印度尼西亚(增长550万公顷),还有一个是巴西(增长270万公顷)。

在这两个国家中,大部分增加的通过认证的森林都属于种植园。而且在巴西,很大一部分通过认证的森林可能是在热带地区之外。

在2017年全球通过FSC和PEFC认证的森林总面积中,热带地区不到2500万公顷(6%),而非热带地区超过4.1亿公顷(94%)。

也有迹象表明,全球认证区域正变得更加集中于较大的国家和工业森林企业,而牺牲了较小的非工业经营者。

在过去五年中,所有通过FSC和PEFC新认证的森林至少有一半在俄罗斯,可能包括大型国有和经营管理单位。几乎所有的森林生产都集中在白俄罗斯、乌克兰、瑞典、加拿大和挪威,那里大部分的森林生产地都集中在较大的州与合作管理单位。

如果不彻底改变热带地区的认证措施,没有让人们更清楚地认识到现阶段认证工作的进展,不认真努力提高当地认证能力,无法更加公平地获得认证框架,而采购目标还特别集中在认证木材产品上,这样会让欧洲地区热带木材产品的交易量持续下降,还会把活跃的、小型的运营商排除在欧洲市场之外。

鉴于其他新兴市场上热带供应商能够获得比较多的机会且日益增加,这种方法还将有助于继续降低欧洲买家对热带国家林业措施的影响力。

热带地区是否能够成功地通过认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确保认证花费的成本不超过市场支付意愿,从而提高而不是减少可持续林业经营的经济回报。因为采取了这些措施参与认证而减少了利润都更有可能促使森林转化而不是阻碍。

现在正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潜在解决方案,尤其是通过“景观”和“司法”这两种新的认证形式。事实上,在开发和试验这类认证形式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在某种意义上,FLEGT许可制度能够被视为“司法认证”的形式,因为它能够确定提供的木材是在国家法律管理和规定的范围之内。

然而,除了FLEGT之外,有一点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实是,关于“司法认证”的大部分工作被应用于商业经济作物,如棕榈油和大豆,而不是用于经过可持续管理的林木产品上。

如果使用这种认证系统能够证明源于已转换林地的产品是正当的,使用的采购政策是合理的,则完全有理由在那些一直被维持为森林的地区采用类似的认证系统。否则,认证措施的推进只会更加削弱可持续森林管理的财政奖励。

 

亚洲木工业杂志(FDM China)是中国木工专业人士的首选刊物,本刊为包括工艺技术、家具设计与制造、板材制造、原材料处理以及可持续发展等在内的广受关注的产业话题提供了最新资讯和专业见解。

FDM China在大中华地区单期的纸质和电子发行总量为53,534本。同时,我刊也推出了一套综合性的网络营销方案,旨在满足客户日益提升的业务需求,并且帮助深化您的品牌效应。